宇宙星屑

@曜子
灣家人。大寫的葉神粉,小寫的葉修廚。

—— 他愛你的10項指標 其六 他想認識你的朋友們

言不達意,我想被糖砸死。

※有原創角出現

=================================

QQ訊息提示音滴滴滴的響個不停,閃爍著訊息視窗的是周澤楷的筆記型電腦,對話視窗既不是職業群組,更不可能是黃少天閒暇無事傳訊息來和周澤楷私訊聊天。

葉修坐在正對面玩著自己的電腦,連一點繞過去看一下是誰這麼頻繁的彈自己戀人的興趣都沒有。

當葉修玩的正開心時,一條毛巾從天而降,遮蔽了他的視線,比體溫稍微高一些的熱度透過薄薄的毛巾傳遞了過來,腦門上壓著一股力量也沒讓葉修感到不適。


「會感冒。」


周澤楷帶著剛出浴的熱度,用著適中的力道替年長戀人擦拭著依舊濕漉漉的頭髮,葉修怡然自得的享受著周澤楷的服務,即使知道這樣會慣出戀人的壞毛病,周澤楷依舊樂此不疲,末了,葉修仰起頭,一手勾下周澤楷的脖子,給戀人一個輕柔的感謝吻。


「小周,你看看誰給你發訊息了,從剛才就響個不停,是不是又有活兒要找你了。」


周澤楷剛退役不久,退役後的周澤楷在榮耀裡人氣依舊,除去榮耀相關的代言,優秀的外貌讓周澤楷在其他領域也是邀約不斷,周澤楷與以往當職業選手時的作息生活並無太大差別,打打榮耀,拍拍廣告,偶爾也會到俱樂部訓練營內的孩子們做些指導,唯一有差異的就是自由的空閒時間變多了。

他走到電腦前看了一下螢幕,似乎不是公事,周澤楷甚至都沒有坐到椅子上回覆訊息,只是稍微瞄了一眼訊息,隨後從櫃子裡拿了把吹風機走回葉修身邊。


「誰找你?」


「朋友,要聚餐。」

微量的徐徐暖風襲來,其實葉修並不是那麼喜歡熱風吹在頭頂上的感覺,只是周澤楷相當堅持頭髮不吹乾容易造成偏頭痛,反正有人要服務,葉修也由著他去,周澤楷洗完澡是裸著上身出來的,好身材也在葉修眼前一覽無遺。


「又是你那些童年小夥伴?」

不似一般情侶間常說的"朋友重要還是我重要"那般咄咄逼人的語氣及埋怨,葉修會這麼問,不過是這些"朋友"近期的邀約次數密集了些才讓他印象深刻,他從來不曾去限制周澤楷的個人自由。


馬達運作的隆隆聲一時半刻還停不了,葉修雖能乖乖坐著,但確實也是閒的慌,看著眼前健壯的肉體,他忍不住用修長的手指一下子戳戳周澤楷的腹肌一下子又像走迷宮般順著腹肌線條在上面遊走。


「嗯...別鬧。」

周澤楷被葉修勾得心浮氣躁,在調皮的手指拉開睡褲的鬆緊帶時,周澤楷抓住葉修的手腕,停下了轟轟作響的吹風機。


「呵,不要嗎?」

葉修放開勾住鬆緊帶的手指,褲頭啪的一聲打在周澤楷的肌膚上,他微微仰起頭看著周澤楷勾起嘴角,相處多年,葉修的一舉一動依舊能輕易令周澤楷的躁動不已,雖然葉修用著詢問的語氣,但周澤楷豈不知道葉修其實有著十足十的把握他會上鉤,他又何嘗不是故意在葉修面前秀身材呢,不過半斤八兩。


周澤楷學著葉修勾起嘴角,擒住戀人的下巴,低頭對準那揚著可惡笑容的唇瓣狠狠地吻了下去。



滾過床單,葉修渾身乏力懶洋洋地躺著,瞇著眼一臉似睡非睡的模樣。

周澤楷一手拿著手機準備回覆訊息,一手牽著葉修的手指在掌心用拇指磨蹭著。


「你不想去?」葉修忍不住出聲問道。


周澤楷已經舉著手機維持同樣的姿勢經過了五分鐘,十分鐘,要不是抓著自己的手沒有停過動作,葉修都要以為周澤楷就這麼抓著手機入定了。


「嗯...」

周澤楷還在思考,說明他也並非不想赴約,葉修不知道周澤楷在猶豫什麼。


對於周澤楷的童年玩伴葉修認識的不多,他所知的就是到周澤楷成為職業選手前,幾個人自小都是同學,住家也離的近,自然而然地就玩在一塊,到周澤楷當上輪回隊長到成為榮耀大神列的一員,一路走來,這些朋友們都默默地支持著周澤楷,這些都是周澤楷告訴他的。

葉修15歲離家,連初中都沒唸完,因為榮耀而認識不少人,不論何種原因。那時的他一心全撲在榮耀上,身邊的人來來去去,對於人際交往關係既不刻意強求也未曾太過掛意。對早熟的葉修來說,除了蘇家兄妹與韓文清之外,沒幾個能稱得上感情好的同齡朋友,後來踏入職業圈,交往的人也多是職業選手了。

真要說起來,葉修的確對於周澤楷同學齡的朋友們存著一絲好奇,不過他也不曾向周澤楷詢問更多。


他所能知道的,就是這些朋友們對周澤楷來說一定意義非凡。


「邀人來家裡聚吧。」

葉修在沉默了半响後這麼說。



周澤楷領著朋友們來到家中,在葉修提出建議時,他是既開心又猶豫的。

他從未想去隱瞞他與葉修的關係,早早就與朋友們坦白過自己交往的對象是個男人,雖然大夥兒是吃了一驚,對他的態度卻並未改變,可不代表對葉修也會是如此。

周澤楷從不擔心葉修的交際能力,比起自己,葉修這方面的技能點數早就點到MAX,但當兩邊都同樣重視時,周澤楷還是不免擔心緊張,如同第一次帶著葉修見父母那時一樣。


「欸欸,阿楷,你的男朋友人呢?」

一個名叫大傻的微胖男子坐在沙發上,有些不安的環顧四周環境後,對著端出茶水的周澤楷問道。

顯然朋友們也有些拘謹,平常說話挺大聲的大傻,此刻音量卻小的像說悄悄話一般。


「...買東西。」

周澤楷才剛說完,彷彿響應他的話一般,門外傳來開鎖的的聲音。


「我回來了,小周─來幫把手?」

葉修的聲音從玄關傳來,周澤楷立刻放下手上的東西迎了過去,從葉修手裡接手了大袋物品,又行雲流水般地提到廚房內進行分類,一時間周澤楷全忘了還正招待著客人,完全是下意識的習慣使然,等到葉修走到他身旁出聲時,他才猛然想起被晾在客廳的友人們,一時間也忘了該先做什麼事,而呆然地站著看著兩方人馬。


「澤楷,不替我們介紹下?」

出聲打破這尷尬場面的是周澤楷的同齡堂兄,周洋,葉修在跟著周澤楷回老家時是見過他的,雖然兩人不太熟絡,不過至少是算得上半個認識的人,這位堂兄為人處事得體,也是挺優秀的人。


「嗯...大傻,小蟲,洋哥...,這是,葉修。」

周澤楷一隻手在幾個人之間比劃,短短幾句就權當給這幾個初次見面的人們介紹透徹了。


「小周有你這麼介紹的嘛!」

葉修看著對面一個個無奈萬分的臉,實在是被周澤楷給氣笑了,他拍拍周澤楷的背,笑著微微調侃著周澤楷,在場其他人深知周澤楷的個性,也是笑著跟著鬧上一兩句,氣氛瞬間活絡了不少,周澤楷頓時輕鬆許多,跟著笑了笑。


「大家別那麼拘謹,都坐吧!我是葉修,年紀比你們大些,要是你們不介意可以喊我葉哥,要不喊葉修就行了。」

幾人見葉修如此隨和,也放鬆了不少,逐漸恢復和周澤楷相處時的模樣,葉修融入的也快,一頓飯下來,從各類遊戲到娛樂八卦,市場景氣到外國局勢葉修什麼都能夠聊上一兩句,和眾人相談甚歡,反倒是周澤楷只在旁靜靜的聽著,時而跟著附和上幾句,眾人倒也習慣了他的作風沒多說什麼,到餐聚結束送客時,大傻小蟲已經一人一口一個葉哥,崇拜的服服貼貼,像極了月中眠那些人拜大神時的模樣,只有周洋拉著周澤楷到一旁悄悄地講了幾句話。



「謝謝...」

在朋友們都離去後,周澤楷從後方環抱住葉修,頭倚靠在葉修肩頭上,對於葉修為了他而表現出的態度發自內心的感謝。


「有什麼好謝的,要真感謝,就給哥捏捏筋骨吧!繃了一天,累都累死了,怎麼樣,哥表現的挺不錯的吧?」

葉修把頭往後仰,要證實他累到不行一般,把全身重量都往後傾倒,像是連一點站著的力量都不肯再花費了,任由後頭的周澤楷撐住他所有的重量。


「嗯,厲害。」

周澤楷小小聲的笑著應和,葉修總是能令他驚奇。


「可不是,幸好前陣子老是聽葉秋在那裏叨叨念念的,真是救了哥一把。」

葉修語氣聽來真的像是經歷了什麼生死一線的關頭,周澤楷沒有回應,只是止不住嘴角不斷上揚。


「剛才你哥跟你說了什麼?」葉修好奇地問


「媽讓我們常回去看看。」

周洋只是替周母向周澤楷轉達了一些話,對於葉修他沒表示太多意見,周家男性似乎性子都差不多,不愛說話,比起周澤楷,周洋也不過是說話不會到那麼簡略的程度。


「不過真不是我要說,小周你這配合做得太不到位了,全讓哥一個人扛太不厚道啦!說你呢!還笑!」


「嗯,我的錯。」


「嘖嘖,太不誠懇了,小周你學壞了。」


「跟你學的。」


「這鍋我可不背!」


「呵呵」

持續幼稚的對話過了一會兒,周澤楷才終於問出他最想問的事情。


「為什麼讓他們來?」


周澤楷當然希望讓自己所有重視的人都認識葉修,知道他身邊有這麼一個重要的人存在,知道他的好,但是葉修並非一定要這麼做,他可以有所選擇,他可以保有他私人的領域,不需要全都與自己交疊,當周澤楷這麼問,葉修自然明白周澤楷想說的,他只是靜靜的不發一語,沉默的時間久到周澤楷認為他問了個令葉修困擾的問題時,才聽到葉修淺淺的笑說。


「...只是想認識一下你的朋友罷了,我們家,讓朋友來也沒什麼問題。」

「.......」

歡欣的情緒不斷鼓漲,周澤楷只能將懷裡的人揣的更緊,將頭埋到戀人的頸窩裡埋的更深,沒有任何言語能夠表達他此刻的心情,葉修難得安靜地由周澤楷抱著,即使被環著的腰間被勒的隱隱發疼,他也沒讓周澤楷放鬆手。


「小周,改天回H市,帶你認識下我的朋友吧?」

「好。」



===============================

斷個後路。

這個指標系列沒意外12月打算出個本

剩下的4篇就等場次後釋出,會全文公開。((總之先祈禱我能順利寫完orz


睏,不順語意了。

评论
热度(38)
返回顶部
©宇宙星屑 | Powered by LOFTER